通知公告:
史海钩沉

“狱中八条”揭开鲜为人知的狱中故事

2014-12-04 09:51:26 作者: 蒋艳 来源:重庆晨报 阅读数:2010

重庆晨报见习记者 雷键 摄


雷震


    讲述者

    厉华,生于1953年,文博研究员,央视百家讲坛《信仰的力量》主讲人。连续当选为中共十六大、十七大代表,曾先后担任重庆歌乐山烈士陵园管理处负责人、重庆红岩革命纪念馆馆长、重庆市文广局副局长、重庆红岩联线文化发展管理中心主任、中国民主党派历史陈列馆馆长。
    现为重庆政协学习及文史委员会副主任、重庆红岩精神研究会副会长。

    重庆晨报记者 蒋艳 报道

    9月30日是我国第一个烈士纪念日。

   “国家设立烈士纪念日,是一个凝聚民族心,增强国家意识的行动。”重庆红岩精神研究会副会长厉华说。

    厉华一生都在收集关于红岩志士的史料,写成了多本书籍,并从2011年开始,耗时三年多时间写成《厉华说红岩——解读狱中八条》,共有40多万字。昨日,重庆晨报记者专访厉华,为读者讲述“红岩烈士”的故事。

    一份尘封多年的报告

    1992年,时任重庆市委党史办副主任的胡康民,交给厉华一叠资料,就是这份尘封多年的珍贵史料,解开了很多《红岩》的未解之谜。

    资料里,有当年白公馆、渣滓洞每间牢房关押人员的名单;有当年殉难者名单;有烈士评定的原始资料;还有一些脱险志士写的书信。其中最重要的就是《红岩》作者之一罗广斌写的《关于重庆组织破坏经过和狱中情形的报告》(下称《报告》)。

    罗广斌是那个年代地下党员幸存下来的代表。厉华就是以罗广斌提交的这份《报告》为线索,写成了“解读狱中八条”。报告原件共15页,包括七个部分,分别是:一、案情发展;二、叛徒群像;三、狱中情形;四、脱险人物;五、六部分缺失;七、狱中意见;后来又发现了一份罗广斌写的“自我检讨”。这就是“狱中八条”的由来。

    为什么“狱中八条”会缺失两部分?厉华说,在罗广斌的“自我检讨”里,专门记录了“特务罪行”和“烈士典型”,这应该就是缺失的两部分。因此判断“特务罪行”可能当时被公安机关拿去用于抓捕特务,“烈士典型”则可能被归档到烈士资格评定的卷宗里了。

    叛徒群像写进狱中八条

   “狱中八条”有一个部分写“叛徒群像”,正是这些叛徒,让很多革命志士身陷囹圄。

     厉华介绍,川东地下党有十几个叛徒,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:对党的纪律不以为然。第一个叛徒任达哉,1946年重新恢复党籍时,没有如实谈出自己在执行党的“隐蔽精干、长期埋伏”时,为获得生活来源参加军统情报通讯员的经历。

     刘国定贪恋城市工作,不服从党组织调到基层工作的命令,被捕后苟且偷生。叛徒涂孝文,面对党组织被破坏,不执行立即转移的要求,被特务给逮住。叛徒冉益智在私底下曾经对人说,“共产党员在群众中起领导作用,以身作则的态度是装出来给群众看的。”

     追悼会和联欢会都是斗争

     白公馆、渣滓洞因为《红岩》有非常高的知名度,每年参观的游客络绎不绝。厉华说,罗广斌的报告第三部分“狱中情形”,记录了发生在狱中的真实故事。

     罗广斌在报告中记录了发生在渣滓洞监狱的最大一次狱中斗争——追悼会。合川人龙光章是新四军汉江独立旅战士,1946年8月在湖北房县突围战斗中负伤被俘。1948年12月,龙光章因生病拖了几个月无人治疗,最终死亡。罗广斌这样描述:“他死了,牢里空气很沉重。”狱中发动绝食,要求开追悼会,最后狱方让了步,买了棺木、火炮。难友写了很多草纸做的挽联,扎制了很多黑纱。

     渣滓洞监狱还发生过另一次大规模的斗争,就是春节联欢会。难友们在牢房门口贴上用草纸做的春联。歌乐山下悟道,渣滓洞中参禅”,横批“极乐世界”。

     狱中斗智三原则

    “革命志士在狱中斗智斗勇,积累了很多斗争经验。”厉华在“解读狱中八条”时,为记者讲述了当时红岩革命者的智慧。

     革命者被捕后,并非什么都不说,也不是打死也不说,关键看怎么说,怎么能自圆其说而争取被释放。

     应付特务审讯,地下党采取了“说大不说小”(即说一些最大的领导,敌人无法抓)、“说远不说近”(当地的绝对不说,说外地很远的,或说些不着边际的)、“说死不说活”(只说过去很久,现在已经牺牲的)的办法与特务斗争。

     烈士故事>

     变卖婚戒为狱友治病

     烈士故事>

    “烈士典型”里,有很多大家不熟悉的烈士,雷震、华健、齐亮、苟悦彬、邓致久……厉华给记者讲述了这些烈士鲜为人知的故事。

     193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的万县县委书记雷震,1948年6月被捕关押于渣滓洞。黄茂才是渣滓洞被争取过来的一个看守,也是狱内外党组织联络的一个重要人物。雷震请求他变卖自己的结婚戒指,并买回药品,为狱中难友治病。1949年10月28日,雷震牺牲于大坪刑场。

     苟悦彬是第21兵工厂地下党组织骨干人员,当他传阅《挺进报》时被特务发现。但为了保全党组织,坚持一个人承担全部责任,最后死于“11·27”大屠杀。

     齐亮殉难时年仅27岁,他于1948年与妻子在春熙路双双被捕。当特务给他两条路,“一条是自新,一条是长期监禁”,齐亮回答很干脆,“我选择后面一条。”后来,牺牲于电台岚垭刑场。



















您是我们第 316751  位访问者

版权所有: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内蒙古自治区委员会    蒙ICP备15000509号-1  技术支持:大旗网络
未经允许不得从本网站转载资料及信息,如获允许后转载请注明来源及作者
地址: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新城区成吉思汗东街22号    邮编:010051   电子邮箱:nmgmg@nmgmg.gov.cn   邮箱入口

蒙公网安备 15010202150246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