校园枪声 - 史海钩沉 - 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内蒙古自治区委员会
通知公告:
史海钩沉

校园枪声

2014-10-08 12:43:52 作者:王晶(王佩卿) 来源:民革内蒙古区委会 阅读数:2799

这里所说的校园枪声是指发生在19491212日在四川成都黄埔军校北较场院内的枪声。事情经过了六十余年,今天再追究还有意义吗?从“求真务实”的精神出发应该说很有意义。因为这次枪声曾经惊动过很多人,而且后来有很多作者报道过这次枪声的由来,但是他们报道的经过和当时的实际情况有差异,所以我必须出面作证,来澄清当时的实际情况,还历史一个本来面目。

我就是三个打枪人之一,另外两人是我队的区队长王象文和同班同学朱福年(后改名叫朱天龙)。我在军校期间用的名字叫王佩卿,是黄埔军校第二十三期第二总队步兵科第二大队第二中队的学生。总队长叫李邦藩,大队长叫李剑仇,中队长叫吴广,区队长叫王象文。(入伍生和学生时期两次担任我队的区队长,我们之间说话不那么拘束,还常开玩笑)。我们约他“打靶试枪”,他也就同意了。

为什么引起打靶试枪呢?当时黄埔军校计划由西昌撤退,给每个学生发了一支新的“七九式”步枪。因为新枪的外表和枪膛里都涂有一层油脂作为保护层,所以在启用时必须擦干净,我们三个人一边擦枪一边说话,我说我们擦完枪就去靶场试试新枪,他们俩人也都同意了。于是我们三个人就去靶场试枪啦。当时说好每个人打三发子弹,我先打靶,朱福年报靶,朱福年打靶时我来报靶。就是不叫王象文区队长报靶,按照商定的方案,我们开始“打靶试枪”了。我和王象文都打完了,该朱福年打了,就在朱福年刚打完,还卧在靶位上没起来的时候,校本部的“纠察车”开过来了,戴着红袖箍,气势汹汹地就把朱福年抓走了。由此可知,军校领导对枪响事件特别重视,而且很恼火。当时究竟枪声惊动了哪些人?不得而知,后来看了文章报道才知道这次枪声惊动了蒋介石,蒋介石大发脾气,还喊了“娘希匹”。

在成都即将解放的前几天,蒋介石来到成都,住在他认为最保险的地方——黄埔军校北较场的黄埔楼上。当时作为一名军校学生,并不知道蒋介石来成都的活动机密,后来看了《蒋介石在大陆最后的十天》等报道以后,才知道他这十天很忙碌:首先检阅了第二十三期学生队伍,并发表了最后一次告别讲话;召集了不同阶层的各种秘密会议;布置了成都解放后的有关事宜……就在他即将离开大陆的前一天下午,黄埔军校大院里的枪声响了,这就是我们三个人的打靶试枪,一共打了九枪。我们打枪的目的,只是为了试枪和好玩并没有其他目的,而听见枪声的人,却是各有各的心情。经历过西安事变的蒋介石,听到黄埔大院里出现了枪声,尽管他一向沉着、稳定,此时此刻也难免有点紧张。惊问周围的人,哪里的枪声?坐在周围陪伴的军校领导,也闹不清哪来的枪声,赶紧派人去查,于是就派出“纠察队”开着三轮摩托到处查找打枪人,就在靶场抓走了朱福年。经过审问,校部领导知道我们打枪的目的只是为了“打靶试枪”,大队长就把朱福年臭骂了一通,押进了紧闭室并扬言诈唬说要枪毙。打枪的是三个人,抓走的只是朱福年一个人,三个人当中还有位区队长,要真的认真处理打枪人应该三个人都处理,又何况其中还有个区队长呢。所以这件事就闹下个左右两难不好处理的境地,没有深追究也未宣布处理意见,在吃饭的时候就放朱福年回本队吃饭了。

可是我们心里没底,怕校方再次追查此事,我和朱福年当晚就离开了军校,投奔一个地方部队——“川西北区自卫军”,自卫军的头人叫刘兆莅、晋剑堯。我俩是黄埔军校刚毕业的,很受欢迎,给我俩委任了个上尉参谋的头衔。复员转业后,按连级干部对待,发给900斤小米,其他同学只发给300斤小米。

这就是校园枪声的全部经过,说起来没有什么神奇奥妙的地方。但是在解放后的许多年里,曾经有人以“蒋介石在大陆最后十天”、“蒋介石在大陆最后日子”、“蒋介石在大陆最后时刻”等为题,在团结报、文史杂志等报刊上发表过多篇报道,其中都曾谈到“校园枪声”惊动过蒋介石的问题,但是他们都没说清枪声的真正由来。所以在我八十六岁的今天,已经眼花手抖,以此文章出面作证,来澄清当时的实际情况,还历史一个真实的面目,并以此文向母校90华诞献礼。




您是我们第 307789  位访问者

版权所有: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内蒙古自治区委员会    蒙ICP备15000509号-1  技术支持:大旗网络
未经允许不得从本网站转载资料及信息,如获允许后转载请注明来源及作者
地址: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新城区成吉思汗东街22号    邮编:010051   电子邮箱:nmgmg@nmgmg.gov.cn   邮箱入口

蒙公网安备 15010202150246号